花囧!申花出游助教遇黑车莫雷诺赴菲律宾折腾20小时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5 00:16

“胖子”罗德里格斯在三亚遭遇了黑心司机;斯基亚维和托兰佐在泰国机场入境的时候险些因为没有打黄热病预防针而入不了关;最惨的莫过于莫雷诺,一家老少历经一路颠簸,用了将近20个小时才抵达菲律宾长滩,比哈蒂布飞一次开罗耗时更久。这个假期才刚开始,申花队中的这些外国人已经受尽了“磨难”。

助教遇黑车 翻译急救场

最先抵达目的地的是巴蒂斯塔的大舅子罗德里格斯,过几天就是“胖子”和自己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为了庆祝这个特殊的时刻,罗德里格斯把妻子从遥远的阿根廷拉来了中国。可怜的是他妻子大前天才到上海,时差还没有倒转,又启程飞往了三亚。

因为客场与贵州一役指挥失误,“胖子”连日来饱受外界质疑,一心只想着赶快开始自己的假期。但是他的兴致在来到三亚后的第一时间便被破坏了,原来虽然夫妻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不想司机看他们是老外于是动了“斩一刀”的念头。他故意没有打表,带着两个阿根廷人兜兜转转开了一个多小时。此时“胖子”意识到情况严重了,于是拨通电话向球队的西语翻译王侃求救。“大卫,他是想干嘛?要把我们拉到没人的地方抢钱吗?”王侃在电话里想方设法安慰了他一通,让他把手机交给司机,“我跟你说,这个老头可是阿根廷领事馆的大官,你是想钱想疯了吧?”小翻译威胁司机老老实实把两人送到宾馆,否则后果自负。司机挂了电话,立刻把他们安全地送到了目的地。

“胖子”之前从没去过三亚,只是去年听乔尔从三亚回来后介绍了这个地方,澳大利亚人对这个度假胜地情有独钟,以前在国安的时候也常去。“胖子”是个有心人,听了以后记在了心里,这次去之前已经打听了些情况,王侃也告诉他,那里可能会有斩人现象,东西不要随便买,吃饭时选餐厅要留心再留心。

泰国二人组 险些未入境

当天稍晚的时候,斯基亚维和托兰佐两家也飞抵了自己的目的地——泰国。之前他们粗略了解过,自己国家的护照去泰国是不用签证的,但是南美人过去前要打黄热病预防针。不过当地法律里又有一条,如果南美人从第三国去泰国就可以免打预防针。两个粗心的阿根廷人高高兴兴地买了机票,却没有注意到这条法律里有一个前提,即必须在第三国呆满半年及以上,这两人里没有一个满足这一条件。直到出发前,他们才得知这条规定,于是慌忙向翻译王侃求助,后者告诉他们,“没事儿,你们到时候多说点好话,就放行了。”入关的时候,这些阿根廷人果然碰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也许因为弗拉戈和帕托两个人的英语都比较差劲,海关人员没有过多地为难他们,僵持了一会儿以后,也就放他们离开了。

举家菲律宾 折腾20小时

这群南美人里,最折腾的无疑是莫雷诺。这次出游,他的父母和两个弟弟都一同随行。因为吉奥女儿的婴儿票不能提前购买,只能在机场check-in的时候当场购买,因此吉奥这天下午很早就拖家带口去了机场买婴儿票,没想到竟然遭遇出票系统卡壳,这群哥伦比亚人在柜台等了老半天,直到距离飞机起飞前半个小时,还没有办好机票事宜,也没有通过安检。    

直到机场里已经在喊乘客姓名,莫雷诺还抱着女儿带着家里人一路狂奔在前往登机口的路上。等他们满头大汗落座的时候,吉奥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一顿跑,真是比踢比赛的时候跑得还多!”然而折腾远没有结束,从菲律宾的马尼拉机场到长滩,还要经过一次转机,到卡里布,中间的转机时间是1小时20分钟。然而在他们经过马尼拉海关的时候又出了问题,这一耽搁就已经到了晚上8点半,距离机场关门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没有办法再办理check-in。吉奥一家都不会说英语,他自己也只会几句三脚猫的英语,在经过一通牛头不对马嘴的交涉后,马尼拉机场的值班人员把机票改到了第二天上午8点,并主动提出让他们先去附近的一家旅馆住一个晚上。到了旅馆,吉奥发出了一声惨叫,“这辈子也没住过这么烂的地方!”但也实在没有办法和多余的精力去计较了。

第二天到卡里布下了飞机,才知道去长滩原来还要乘船。这人困马乏的一家子又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小巴,来到一个码头,原本以为可以立马开船,却被告知乘客太少还得等。于是只能等待,最后到达长滩已经是下午1点了。吉奥没有耽搁,立刻和家人开始了自己的长滩之旅,并急不可耐地在instagram上面晒出了他们的合影。

菲拉斯达迪 寻找安眠药

在这帮南美人历经艰辛地踏上自己的度假旅途时,达迪和菲拉斯两个人则舒舒服服地坐进商务舱,飞向了各自的家。达迪搭乘23点30的汉莎航空经法兰克福转机,菲拉斯则搭乘零点零5分的阿联酋航空经迪拜转机,两个人深夜10点的时候在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里相遇了。

叙利亚人在办理check-in的时候被柜台的工作人员一眼认了出来,对方热情地提出了合影要求,在办理完托运后,菲拉斯笑嘻嘻地说了一句,“下次来还找他,这样我就可以多拖几件行李了,超重也不要紧啦!”说着话的时候,只见达迪推了一辆装满LV行李箱的手推车走进了大厅,“你这些LV都是在中国买的吗?”菲拉斯瞪大眼睛问了一句,佛得角人羞涩地笑了笑,“是啊!”前者马上说,“我家里也有一个,比你这最大的还要大呢!”

达迪的心此时早已飞回了里斯本,他闭着眼睛说,“哦,里斯本,我的家,真是想马上就到家!”菲拉斯在旁边问,“你有安眠药吗?”“没有,要那个干吗?”“吃一颗下去,等你再睁眼的时候,就到啦!”达迪猛地睁开双眼,“我怎么早没想到?机场里有卖吗?”菲拉斯拍了他一把,“快走吧,登机啦!”两人一路笑着进了安检口。



本文永久链接:http://tech.wxwi.cn/b/single/15484702.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